年金大战 太平连下四城 平安借渠道突围

日期:  2007-01-29

作为目前企业年金市场同时拥有受托人和投资管理人双重资格的养老保险公司,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平安养老”)与太平养老保险有限公司(下称“太平养老”)一直被认为是最具竞争实力的对手。

目前,太平养老已悉数与四家拥有年金账户管理人和托管人双重资格的银行——工商银行、招商银行、交通银行和光大银行——建立了企业年金标准计划。平安养老虽然正与工行接触商谈,但尚未传出与这四家银行正式签订类似合作方式的消息。两强对垒,正日渐白热化。     

近日召开的全国保险工作会议上,中国保监会主席吴定富称,目前养老保险公司已经受托了295家公司的企业年金计划,受托资产16.3亿元,占全部法人受托人业务的65%以上。来自太平养老最新的数据显示,太平养老通过标准计划受托企业数已达240家。       

“我们的压力很大。”一位平安养老的内部人士说。

“比如只具有投资管理人资格的机构,就会告诉企业在做企业年金计划时,不要做法人受托模式,而是采用企业年金理事会,这样投资管理人就可以避免法人受托模式下受托人对它的监管。”上述人士称。  

太平养老北方中心总经理白平透露,“当时对于企业年金,各家企业听到了不同机构的各种声音,因为具有管理资格的企业牵涉到银行、保险、证券、基金四个金融领域,各说各的利弊,就会把客户说得眼花缭乱。”  

2006年10月,太平养老与工行正式联手推出“2+2”模式的“太平工行智信企业年金计划”。所谓“2+2”,即在这一年金的标准计划中,太平养老与工行分饰受托人、投资管理人和账管人、托管人的双重角色。  

“与工行为合作沟通和谈判历时一年之久。”白平说,之后,太平养老与工行根据企业年金客户需要的各个必备要素,有目的地进行两家机构的标准化对接,“流程衔接、后台衔接和IT技术衔接等。”其间,太平养老与工行多次升级了受托系统和账户管理系统,以保证实现信息流对接。  

“与工行展开合作模式后,平均每天都会有一两家企业签单。”太平养老一位内部人士称,“继工行之后,太平养老又与招行、交行和光大陆续推出了三款企业年金标准计划。”  

渠道优势与时间劣势  

虽然在标准计划上"失之东隅",但平安养老却在营销渠道建设上"收之桑榆"。  

2006年12月27日,平安养老重组方案获批,平安人寿团险业务在转移至平安养老的同时,平安养老亦宣布将在全国建起35家分公司和127家中心支公司。  

而此前,无论是太平养老还是平安养老,都是依托各自集团所属的庞大寿险业务渠道进行年金产品营销。  

"整合团险业务后,平安养老的优势在于网络将会更多,接触面会更大。"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分析道,"但这也将会使它的经营模式变得复杂,既有理赔,又有寿险,(开展)年金业务时还要与其他银行沟通协调,在灵活性和及时性上可能会稍差一些。"  

而在企业年金市场,平安养老等不起的恰恰就是时间。  

上述人士分析,如果不采用标准计划形式拟定一份企业年金计划,仅协调各方角色就会耗费长达一年的时间。而太平养老与四家银行联合的标准计划,两三个月之内就可在市场上运行。  

"企业年金需要管理增值,当市场上已有年金项目开始运作并产生收益时,客户在选择受托人时,将更会强调计划的立即可实施性。"该人士续称。  

他以首批央企的年金计划为例。2006年初,劳社部批准光大银行、中国银行、人保财险三家央企建立企业年金计划。其中,人保财险的年金计划即由太平养老担任受托人、投资管理人,工行担任账户管理人和托管人。  

"该年金计划运行快一年,但是光大银行的计划至今还没建立起来,更不要提资金运作了。"一位从事企业年金市场业务的人士透露。摆在平安养老面前的另一个难题是如何在企业年金市场结盟自己的合作对象。  

相对于太平养老以通过银行合作来整合年金市场的模式,"平安养老则希望与具有单一管理资格的机构进行合作,来尽量实现彼此客户资源的共享。"平安养老内部的一位人士说,这实际上增加了企业年金合作时的谈判成本,"目前这一计划在实施时还有些困难,与两家机构(账户管理人和托管人)协商总是很难尽快达成利益上的一致。"  

但背靠平安集团雄厚的客户资源,平安养老并不乏"杀手锏"。  

目前,平安产险拥有200多万的核心企业客户资源,"如果平安养老能够寻找到合适的市场整合模式,这笔资源一旦与养老公司共享,对整个市场的冲击力度可想而知。"上述平安养老人士续称。  

来自劳社部的消息称,近期内将不会发放新的企业年金管理资格,这也意味着,在企业年金市场,作为两家专业的养老保险公司,太平养老和平安养老将继续维持双雄竞争的局面。(方会磊/21世纪经济报道)